◎ 張子爵



我不是范仲淹,也沒這麼偉大,考試還是常常讀不完,作業不會寫,偶爾唱唱歌跟同學出去玩,貪小便宜買特價品,就是一個這樣子普通的學生。


在這樣的一個平常日,又正好面對著期中考壓力,短短半個夜晚,僅僅透過網路的串連,便在十一月六日上午依約來了三百名自願前來行政院靜坐的師生。


我明白這是非法行動,尤其在當天凌晨晶華酒店事件之後。我很緊張,怕被攻擊!怕被抓!怕流血!在場所有的師生,都是以這種戰戰兢兢的心態前往一個都是陌生人的活動。


三天內,我見識到了媒體的嗜血!看圖說故事,在一旁等待,只為了等待我們出糗出紕漏、出現糾紛亂場的鏡頭,卻不忠實報導我們的訴求,甚至誤導。有些媒體人不願意了解我們就將我們抹上政治色彩,甚至連政府派出的對談代表,也只會和師生裝熟,卻不願意正面回應大家。


在這邊的我們,全都放下心中的立場,無論藍綠、無關統獨,就只是捍衛自由人權,這樣一個在現在的社會被認為理所當然的存在。


政府應該正面面對這股溫柔但又異常堅強的力量,而不是只逃避、忽視我們這群七年級生。


(作者就讀中原大學生科系)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華阿姨生活命理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