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9住院七日誌 ..(好快,都13年了)

 

12月13日(一)住院的第一天


一早六點多起床就感覺腳步不穩,最近起床常如此,站穩後就沒事,本能以為是耳壓不穩造成。
梳妝完畢,小狗吠叫催促出門,我叫牠:波蜜,不要叫,別人在睡覺!
一下驚覺語氣有氣無力,甚至嘴角怪怪,再挺身走二步,明顯左半身無重力感,心想:不妙!好像中風了!
動作緩慢的帶小狗出去尿尿,走路有些不穩,立即返回,不敢逗留。
叫醒老公:糟糕,我中風了!


Am8:30先找私人醫生診斷,鍾醫師建議立即到怡仁綜合醫院神經內科住院.。


9 點我已獲該院孫主治醫師准許「住院」,老公趕緊回去幫我準備自用品。
10:00做完X光檢查獨自走回病房,在護理站前被孫主治醫師發現,大聲吆喝:你不去打點滴,怎麼還在這裡晃!
我嚇一大跳:我去照X光呀!
醫生:怎麼你自己去! 你的家人呢?
這下我有些火大了,反問:你們的護士呢?
他回頭去大罵護士,我本想「請」他有風度點,因口舌不靈講話不清楚內心相當複雜痛苦,到口的話也只好吞下去。


總算住進病房好好躺下開始打點滴,老公帶一大推東西來,看看病房後覺得床位空間太小,立即要求更換另一光線良好獨立病房。


下午做腦部斷層掃描。晚飯後開始服藥,8點老公又回家去拿東西及養小狗。晚間十點許我卻因藥性不合,腹瀉、空噁,幾乎暈眩!
按緊急鈴招來護士及住院醫師來檢視,幸好休息片刻後,逐漸入睡。
今天早上的血壓:高204/低110、中午150/80、傍晚178/90、夜間150/80、體溫36.2°C


 


12月14日(二)住院第二天


一早,全身酸痛,左半身明顯不方便,下床右手拉著床桅,還可以小心行走,慢步運動,舒展筋骨,早餐也還勉強可用「左手」拿湯匙喝稀飯,右手仍然生龍活虎。
早上孫醫師來巡病房,我跟他訴及昨晚服用藥物發生強烈不適情形,他說:你的腦血管堵塞嚴重,血壓又那麼高,不吃那個藥怎麼會好!那就不吃藥,靠點滴打通血管了!!
聽他的語氣我直抖擻,問他有沒別的藥品代替嗎?他仍然一句:你不吃就沒辦法。我心想,又不是我不吃,是我的心臟會過敏,呼吸困難....
他走後,老公懷疑他的說法:治療高血壓或去高脂的藥應該很普遍,不可能非那顆藥不行吧!

接近中午去做超音波檢查,由於腦部及頸部血管很細不好操作,護士小姐操作約20分多分鐘時孫醫師來了,接手操作,我客套也有點打趣問他:這個你也會操作呀!
他一面工作(動作較粗魯,弄得我好痛,也許這樣才照得到血管吧!)一面不屑的說:你中風中過頭了!腦筋這麼不清楚…..
我差不多已氣昏了頭,後面說什麼都聽不清楚….血壓不停高漲,胸口悶得快停止呼吸!

下午大兒子趕來了,說是阿姨(我妹妹)通知他,我因為說話滴滴嘟嘟的,自覺很醜惡很怕開口。


看我的樣子他似乎也頗難過說:ㄇㄚˇ ㄇㄚ˙ 還好吧!


孩子說他已向老師請假三天,每天可和老爸輪流照顧我,還說:下次帶電動來給妳訓練”腦功能”,我會E-mail給弟弟,要他即早回來看你。


大兒子生性活潑樂觀,也同時給我帶來CD隨身聽、書….對他的體貼感覺很窩心。

晚間因主治醫生白天那番侮辱話一再腦裡重複,根本睡不著覺,只好按鈴要了一顆安眠藥。

今天血壓依序150/80、中午130/90、傍晚136/70、夜間138/86。


 


12月15日(三)住院第三天


不知是昨晚前段的輾轉難眠,或是那顆安眠藥讓我一覺到天亮的因素,清醒時好像被五花大綁綁在床上,僵硬、酸痛,簡直嚇壞了!
後來自行慢慢擩動,才感覺筋骨鬆開來了,也明白我中風程度比前兩天嚴重,幾乎左半邊僵硬得快動彈不得!我好害怕,我父執輩居乎每個都中風,輕微的持柺杖重的倚賴四腿鋼椅,越想越恐怖,整個精神都繃緊。


主治醫生今早來看我,我一看到他火氣就上升,根本不太理他,巴不得趕快出院,另找別的醫院。幸好,孫醫師的助理劉醫師來過後,我的心情才稍稍放下,她解釋治療過程以及哪些我要自己小心配合,醫院方面如何治療等等。

下午,小兒子來了,當他風塵樸樸的身影站在門口,叫了一聲:媽媽時,我的眼淚幾乎掉下來,直覺自己拖累全家人了…..
我給他二件事,第一拿我不能服用的那顆藥名給他,要他找教授問問可有其他代用藥物,第二幫我找「復健」 的書,他問我復健是不是物理治療,我說是哦!
小兒子說:同寢室那位同學是物理治療系,也許可以……….
我說:你們才大一學生,還早ㄟ幫我找書問藥就好。
雖然說話不靈活,也將孫醫師的不良行為告訴他:以後你也要成為醫師,應引以為戒,上心理學的課時用心一點呀!
他說:我不知道學校開不開那種課?那不是精神科專修的嗎?
我說:任何醫學院都不是那麼容易混,哪有準醫師不上心理學課程,那以後很多病患都要成為受氣包。
他沒再回問,倒是出了一個從BBS站找來的急智性問題逗我,我耐性聽完,心想:小兒子就是小的孩子,他老媽都快半邊身體殘障,還在出這種題目考我,才懶得動腦筋去回答他,乾脆說:我的腦血管受傷,想不出答案!
他立即反駁(口氣還是很溫和):妳受傷的是「運動神經」又不是[思考神經]。
看吧!這種理科型的人適合當醫生嗎?剛才一番說教有效嗎?期望他隨著年齡成長和學校教導會逐漸成熟圓潤,否則會把病人氣昏(但願不會)。
今天血壓依序138/82、中午130/86、傍晚130/80、夜間136/84。


 


12月16日(四)住院第四天


昨夜沒有吃助眠劑,倒11點多就沉沉入睡,一覺到清晨4:20醒來,全身感覺非常舒爽,似乎完全好了!
叫醒守夜的睡老公,我要上廁所,滑溜下床才發覺左半身幾乎一點力氣都沒有,和前三天的情況不一樣,得他人撐扶,想想應該是由於昨晚護士改換右手打點滴,正常的右手產繞著塑膠管線,左邊原本就無力,這下幾乎兩邊都癱瘓,完全要依賴老公撐扶持,真是麻煩大了。
上完廁所老公還得必須幫我衣褲一件件整穿。
哇!我眼睜睜看著他的動作,真的好自卑、好內疚,等整理好攙扶出來,淚水已忍在眼框打轉,哽咽著,不敢出聲音來,人家老公是多細心在服侍我,怎能露出悲凄神情!

本以為趕緊就醫,可以立即控制病情,誰知「一天比一天惡化」。
目前血壓是完全控制下來,所以真正原因應該是腦部阻塞的部分缺氧,情況才會惡化。難道真是少吃那一顆藥的原因?

我好難過,想到以前父親中風半邊不遂,一面餵他吃飯一面掉飯粒的糟樣….更可怕是造成哥哥一家人兩三年時間無法正常作息和工作。

住院第一天哥哥就來看我,他是虔誠一貫道信徒,見面就打趣說:妳哪像中風病患,(然後左右上下故意瞧瞧)也沒怎樣...啊,妳這「小 case」啦, 住院一個星期回家運動運動就好了,人家某某嘴歪眼斜,手腳會抖...現在丫整天東奔西跑…..。


他說的輕鬆,也的確給我一劑強心針,幾天來心情還算樂觀,瞧現在模樣,真不知從何思考起,夠我精神崩潰!
中午妹妹來,帶來唇筆和口紅,還把我目前狀況紀錄下來要拿去給我的中醫師,我們倆家人分別住樓上樓下,自己妹妹總是較貼心。意不去。
今日血壓128/60、130/70、130/80。


 


12月15日(五)住院第五天


這晚是大兒子相伴,醒來時,他仍呼呼大睡,雖不忍叫醒他,但一醒來就得上廁所還是得喚醒他,他很小心翼翼的幫助我,兒子到底不比老公,只能幫我把點滴掛好廁所內到外頭守門,而我光上個廁所脫脫穿穿就得花十幾分。
如廁完後洗臉刷牙,吃早餐吃藥,之後,就幫我拿點滴陪我到走廊散散步舒鬆一下筋骨,今天似乎比昨天較能適應。


九點左右助理劉醫師來了,我和她談了很久,包括復健期,因為我的左手只能伸直、上下擺動,手指頭是軟綿綿的,只有我發號施令:拿起來、拿著!它們才會 [機械式] 的抓起筆桿或湯匙…….但沒多久就會掉下來,醫生說要一個月復建後才勉強Key 鍵盤,三個月後才能行動自如,但要恢復以前的 [正常] 不太可能。聽她的解說後,雖仍有些怕怕,信心也開始恢復,出院後將努力於復健,什麼三個月,一個月內一定讓自己行動自如!三個月後恢復完全正常,給自己加油。

今天口腔的「[歪斜感」 差不多消失,我的臉部不再一邊大一邊小(自己的感覺),講話似乎較順利些,昨日說話時口水還偶而會由左角泌出,現在就是口水多常常嗆到,說話要緩慢控制口水。這口水問題剛開始只覺每天沒事老嗆到,後來才想到是左邊神經失調,控制左口腔自動吞嚥的動作遲緩而造成,難怪每次吃飯右邊的飯渣早下食道去,左邊的上牙齦則塞滿東西,有時還得用手指去清下來,再繼續吃,好叫人氣餒的病症!

點滴必須打一星期,也就是到這星期日止,才算完全控制住,星期一可望出院進入第一階段的『復健』工作。
想著快出院精神就來了,打電話請助理ivy上網查 「恩主公醫院」 掛神經內科陳院長的門診,預約再下星期五早上門診。
今日血壓:130/80、130/80、132/70、132/80


 


12月16日(六)住院第六天
昨晚為了看宋楚瑜開第二次記者會,整層樓病房的電視大家幾乎都開到深夜1點,不過,早上我仍 6 點10 分就醒來,窗外一片黑濛濛。

這家綠色外觀的怡仁醫院位在半山腰,由窗口望去可說景色宜人,它也是有名的戲劇『攝影棚』,幾乎所有電視電影戲劇需要拍攝關於醫院的情節,只要付費就可在這裡的5111或3111病房拍攝。
這兩間病房是走廊最底端,除了病房較寬敞外,病房外正好是走廊底端空間大,高高落地窗,可以看到外頭綠綠的坡道以及遠遠的火車吹呼聲,夜間看著散居對面斜坡上人家燈光點點,真的很美,以後看電視劇多留意。

七點才好叫醒大兒子,這二天虧他請假來照顧,讓我那老公得以回去洗衣、整理家務、照顧小狗。
今天氣候很冷,所以一起床就覺得全身筋骨繃緊,照例,大兒子幫助我上廁所,洗完臉,吃吃早餐,陪我在走道散步,然後自己下樓買二份報紙。

九點醫生來看我,大概助理醫師有告訴他:我恨死他,這二天特別勤快來巡房,今天一進來,看見我使用"搖搖棒"在運動左手臂,就稱好,吩咐我好好休息。
想我前二天告訴他助理醫師說:我小兒子在選科系時,我極力反對他進醫學系,我認為他不適合當醫生,每次有人問他較難或較深入的問題,他就會回覆:我說了你也不懂。我說這樣的人是不適合當醫生的。

那位孫醫師就是這樣的人,第一天住院當下午還沒給我藥吃,我先生就問他why ?他就是那一句:說了你也不懂!


但至少我小兒子是非常斯文,說話輕聲細語,談理不傷人的好好先生。


有時想想!這位真是狗眼看人低,有眼不識泰山,我這麼聰明又好學的女人都對老公怕六七分….
你知道嗎,那天老公聽完他那一句:說了你也不懂!面不改色微笑說:老師沒教你以前你應該也不懂吧!你總得講出來我才明白,我
雖然不是專業,至少還算個知識分子。
說得醫生一臉垮垮,解釋說:血壓高膽固醇也高時,如果將些血壓急速下降會使腦部更缺氧,中風程度會更加嚴重,我要看到她的檢驗報告才能開藥。

我想劉助理醫師一定有傳話給孫醫師,否則他這二天態度不會這麼好,當然,我還有"威脅"說,我自己也在網上主持類似”張老師”的文字義工,像他這樣沒愛心沒醫生風範的人,我一定要在網上大大鞭策一番,提醒年輕人引以為戒,這下必嚇壞了他,有時候,對付某些高傲、目中無人的服務社會人士就是要給予”社會公裁”的威脅,他才會自醒。


我會不會管太多?

今天我的左手指是完全不聽使喚了!劉醫生安慰我慢慢來,常常用右手去運動它,一個月
後會恢復百分之50功能。
今日血壓140/90、130/70、120/70


 


12/17(七)住院第七天
總算進入第七天,今天再續打二瓶點滴,明天清晨好好洗個澡,就可以出院開始”復健”了!
今早的感覺是沒睡好,因為昨天喝太多茶,不過我左半邊包括手臂(非手指部分)不再那麼無力感。可以想舉手就舉手,打哈欠也不會老覺得嘴巴口緊緊的,無法自然的大張開,齒顎的關節卡住的情況改善了許多,總之最怕的「嘴歪眼斜」似乎百分之五十恢復過來,慶幸自己。於是,趁著病房裡別無他人,亨唱一下平常當「兒歌」清唱自如的「旺春風」,哇….這清唱兩句,真是天下無敵手….沒有一個音是「準」的!努力想唱準一點根本辦不到,更別說其他高分貝的歌了!
這也體驗到,常聽別人唱歌可以從頭到尾「走音」笑彎了腰,如果我的狀況不改善,一路「走音」,久了習慣了,說不定自己也不覺,哈!以後再想這些,目前只要左邊盡快正常就很幸運了。



***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華阿姨生活命理網 的頭像
華阿姨生活命理網

華阿姨部落格

華阿姨生活命理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